主頁 > 新聞中心 >

為了我們共同的生命與健康

來源: 中國醫院協會    時間:2020-02-19 16:51:49
  
——內蒙古各醫療機構馳援武漢記錄摘編
 

       2020年春節,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席卷武漢并向全國蔓延,疫情就是集結號,還沒有來得及休息的內蒙古各醫療機構醫務人員向著疫區逆行,截至目前,馳援武漢醫務人員共計4批,涉及10個盟市的30多家醫療機構的255名醫務工作者奔赴抗擊疫情第一線,響應習近平總書記的號召,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

集結號吹響  他們逆風前進

       1月28日下午,內蒙古首批援助湖北省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醫療隊139名隊員,從呼和浩特白塔機場飛赴武漢,參加對湖北疫情的醫療救援工作。

       誰不是父母的兒女,誰又不是兒女的父母。在他們中,有的是母親送兒女,有的是丈夫送妻子,也有的是小朋友送爸爸媽媽,他們雖有不舍,但很堅決,因為他們上前線與疫情抗爭,保護的也正是我們共同的生命與健康。

       我堅決支持妻子

       內蒙古醫院派出了呼吸與危重癥學科和重癥醫學科(ICU)兩個科室的醫務人員,他們主動請戰,踏上援鄂征程,此批醫療隊員最大年齡55歲,最小年齡28歲,平均年齡35歲。與他們同行的是全區4個盟市13家醫院的醫務人員。 

       作為同是內蒙古醫院的醫務工作者的孟江濤和宮梅夫婦,17前,他們攜手抵抗非典,17年后,孟江濤送宮梅去一線他說:“目前,我們正經歷著一場重大的疫情,而且疫情還有很多未知的因素。形勢嚴峻,作為醫務人員這個群體,正是職責所在,使命擔當之時。面對日趨增多的患者,開展科學、合理、規范的診療和防護工作,是當務之急。我的妻子響應號召,第一時加入到抗疫行動中,作為家屬,作為同學,更作為同道,牽掛和擔心是肯定的。但同為醫務工作者,我們責無旁貸。我堅決支持妻子的選擇,為她感到自豪,更為我們的醫療隊自感。我相信,有黨的堅強領導,全國人民同舟共濟,眾志成城,齊心協力,我們一定能夠戰勝疫情!”

       我長大了 我要保護大家

        “非典時我們還未長大,現在換我們來保護大家。”這是內蒙古中醫醫院1992年出生的邊艷輝護士出發前的誓言。

       其實,邊艷輝決定前往武漢時,她的父母并不知情,由于情況緊急只和姐姐匆忙地商量了一下,“作為一名黨員護理人員我有責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我想去前線,幫助更多需要我的患者。”她說。姐姐了解她,知道再多勸阻都無法讓自己的妹妹改變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情,此時此刻最大的支持就是照顧好父母,不讓妹妹擔憂,能更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

       2月4日清晨,剛剛下夜班的邊艷輝接到援鄂的緊急任務后,回家匆忙收拾了行李,“硬下心腸”匆匆告別雙親,說:“爸媽我會平安回來的。”與她同行的還有王燕燕、岳川璐、王霞、張宇等102名護理人員。

       要給兒子做個好榜樣

       2月8日晚,內蒙古婦幼保健院隊群里發出了一條消息:“武漢那邊需要救護車駕駛員,明天出發,誰愿意報名?”看到隊長發的消息,李云鵬愣了一下,一回神兒,他突然意識到,一定是那邊需要駕駛員開車運送病人,他馬上在群里回復:“可以考慮我!”9號一早,院里通知他和PICU一名男護士陳佳樂一起代表醫院與自治區一共10位同行到內蒙古紅十字會集合,乘坐晚上的動車出發。

       38歲的李云鵬是一名退伍軍人,是車隊的一名駕駛員,個性開朗、熱愛運動,是一名羽毛球運動愛好者。熱愛生活的他工作之余總愛帶著家人旅行。決定要參加這次支援武漢的任務后,雖然不舍但身為護理工作者的妻子非常支持他的決定。家里的老人開始堅決反對,李云鵬對他們說:“既然組織需要我們,一定有需要的道理,那么多醫護人員都在一線,我不是醫護人員,想去也去不了?,F在需要我去了,我必須去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不為別的,為了我是黨員,我是一名退伍軍人,也為了讓我的兒子看到男子漢是要有責任有擔當的!”

       此次出征的共10人,5名駕駛員5名護士,他們是最強的搭檔,共赴一線抗疫。其中,有一位頭發花白的駕駛員,他是內蒙古自治區腫瘤醫院車隊隊長秦瑞文,也是復原軍人,在醫院車隊工作20多年,多次獲得優秀黨員、先進工作者,在“非典”期間護送醫護人員的守護者。當他的前任院長看到出征名單中有他的時候,問:“秦隊也走呀?”是一種心疼,又是一種放心。
 

身在不同戰場  心有共同心愿
 

       馳援一線的隊員到達湖北省,被分配到了不同的醫院,有的在武漢,有的在荊門,有的在鐘祥,也有的在方艙醫院,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保衛患者健康,保衛人民健康。

       不放棄任何一個患者

       1月31日晚,護士李艷楠就為患者進行血透,為了節省防護服不敢吃飯喝水,只吃了塊壓縮餅干,從下午兩點進到病區直到凌晨一點多才下班。為了做到患者護理到位,醫療隊護士們提前進行了嚴格的培訓,保證血透患者需要的時候隨叫隨到。

       2月1日晚間,患者張先生(化名)是合并心臟衰竭、腎衰竭,需要血透的一名確診患者,因為長期的基礎疾病,一直在危重癥病房進行治療,心電監護上的心電圖突然出現了直線,醫生正在其他病房,內蒙古醫科大附屬醫院神經外科護士長王桂蘭迅速進入搶救狀態,心肺復蘇、急救藥品準備、呼吸機調整,王桂蘭都在第一時間做好準備,經過搶救患者復蘇了,醒后的第一句話“謝謝你們……”讓王桂蘭瞬間淚目,但是她忍住了,因為不能讓眼淚把口罩濕掉。很多感動的瞬間在這個“冰冷”的病房溫暖上演著,“不能放棄任何一個患者”是醫療隊每個人最莊重的承諾。

       接管醫院我們就做到最好

       2月1日,內蒙古自治區援鄂醫療隊44人經前期準備與工作對接,全面接管鐘祥市同仁醫院病區。

       一層保鮮膜、一層醫用洗手衣、一層防護服、一層手術衣、帽子、口罩、護目鏡、手套、及膝塑料靴套,這些只是一個一線醫護人員的部分“裝備”。
 

 
 

       內蒙古第四醫院侯嵋峰護士長笑稱自己“武裝到牙齒”。在一起工作的“戰友”,進入病區穿上防護服后無法分清,大家便在防護服后背寫上各自的名字,并附上互相加油打氣的話語共勉。一天的工作下來衣服全部濕透,防護眼罩里布滿水汽。接連的忙碌,沒來得及感受鐘祥市的好天氣。她說,“希望陽光能驅散這場陰霾,大家能早一點在藍天白云下暢快呼吸。”

       針對有些患者胸悶、呼吸困難的情況,她建議動態監測患者血氧飽和度及其變化情況。為病人測量體溫、輸液、發放口服藥、及時清理垃圾、發放三餐,對重癥病人實時進行心電監護,以及對治療室、走廊等處定時進行消毒......

       由于鐘祥市同仁醫院為臨時改建傳染病醫院,需對醫院三區兩通道進行改造。優化通道流程、在重點部位張貼標識、制定隔離病區工作流程、對援鄂及當地醫護人員進行穿脫防護服流程及個人預防的培訓、科室消毒隔離、對樓層進行考察并討論、重新對醫務物品和醫用垃圾分區、重新制定護理各班職責和流程,長期在傳染病院一線工作的她最大程度發揮她的專長。

       照顧好患者 保護好自己

       2月2日,首批援鄂醫療隊援鄂第五天,入崗第3天,其中,20名醫護人員來自內蒙古醫科大學附屬醫院。16名護士們分配在外圍病房和隔離病房2種病房工作,外圍病房,工作時間一天8小時,中間半個小時吃飯時間,隔離病房工作時間為6小時,中間沒有吃飯喝水如廁的時間。16名護士按班輪流進入病房,最早一班是凌晨2點交接班,下班后護士們會休息一天,然后繼續工作。

       一個護士班上護理1至2名重癥患者或者3至4名癥狀稍輕患者,重癥病區的護士工作分為生活護理和治療護理,生活護理包括幫忙洗漱、飲食配送、更換床單等等,而重點并不是這些,而是在治療護理上的“親密”接觸,目前重癥病房有一位患者進行呼吸機治療、一位尿毒癥患者需要進行血濾,這是治理護理除了霧化吸入、協助化驗檢查之外必須進行的常規操作。

       護士們除了護理工作還有一項重要工作就是清潔工作,從隔離病房出來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個人清潔,個人清潔也分兩個步驟,首先要在醫院內進行簡單的初步清潔,用酒精擦拭兩遍鼻腔等、酒精漱口、用含酒精的紗布初步擦洗頭發、然后在洗漱間洗漱,大概用時半個小時,回到賓館后,除了重復一遍上述步驟外,要進行半小時至一小時的淋浴徹底清潔,大概耗時一個半小時,在6個小時的工作后,還要進行至少2小時的清潔工作。

       為了做好自我防護,醫療隊的隊員們在下班后就在自己的屋內進行活動,與醫療隊員之間也是靠微信互相聯系。為了做好交接班工作,也使下班人員能夠更好的休息,護士們每天提前15分鐘進入病房,為了照顧當地接送司機等工作人員,減少感染幾率,護士們商議后決定,每天下午2點下班的護士們與4點下班的護士們一同乘車回賓館。

       盼望著每個患者都能治愈出院

       在隔離病房里,有2歲的孩子、83歲的老人,也有聾啞人患者,有癥狀稍輕可以配合的,也有需要呼吸機輔助呼吸的危重癥患者,面對眾多的患者,內醫附院醫療隊的護士們不想也不會放棄,他們盼望著每個人都能治愈出院……

       2歲的女孩甜甜(化名)是昨天晚上由疑似病房轉到確診病房的,本該頑皮的年齡,甜甜卻顯得格外懂事,她不會哭喊著找媽媽,只是用一種陌生距離感的眼神看著這些護士們,因為早上要進行抽血等多項檢查,甜甜不能吃東西,護士們就絞盡腦汁在病房里尋找可以陪伴甜甜的物品,雖然他們“武裝”的讓甜甜開始有一些“害怕”,但是躺在病床準備睡覺的時候她還是抓住了“臨時媽媽”的手……


       因為一次工作時間是連續6至8個小時,護士們摘下護目鏡和口罩,額頭和臉上勒下了深深的壓痕。也由于高頻率的清潔處理,橡膠手套、消毒液和洗手液反復接觸,雙手皮膚受損,出現了道道裂痕。

        “醫院出發前考慮到這個問題,給我們每個人配備了水膠墊等,雖然有壓痕、會疼,但是不會破,我們認為我們是最美的,痕在身上,心上只有‘戰斗’,呵呵……”內蒙古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神經外科重癥監護病房護士長池禮捷笑著說,厚重的三級防護服阻隔了病毒,卻沒有阻隔他們的工作熱情和陽光心態……(王瑞芳、王博陽、烏日娜、趙芳、徐麗剛)
 

供稿:內蒙古醫院協會
 

頂部 視頻 微信二維碼 底部

掃描二維碼關注官方公共號

明日股票推荐